当我们不知道自己有多脆弱时,就更容易受伤

2020-07-09 关注

当我们不知道自己有多脆弱时,就更容易受伤

当我们不知道自己哪里有多脆弱时,就更容易受伤

心理学和社会心理学提出很有说服力的证据,证明承认脆弱的重要。从健康心理学的领域来看注8,承认脆弱(亦即承认我们面对的风险),大幅提升了我们维持某种健康习惯的机率。为了让病患乖乖地遵照医嘱,必须让他们先承认脆弱。有趣的是,当我们面对某种病症或威胁时,重点不在于实际上有多脆弱,而是,承认自己有多脆弱。

在社会心理学的领域注9,研究影响力与说服力的人员,专门研究大家受广告与行销的影响程度,他们做了一连串有关脆弱的研究,结果发现,觉得自己不容易被不实广告影响的参试者,反而最容易被骗。研究人员的解释说明了一切:「以为自己丝毫不受影响,并非有效的防御之道,那样反而破坏了真正保护我们的反应。」

在我的职业生涯中,让我最焦虑的经验,莫过于前言提过那场在长滩举行的 TED 演讲。我必须在一群极其成功又抱着高度期待的专业人士面前,做十八分钟的演讲,并录影起来。那已经够令人紧张了,而且我还是整场大会最后压轴的演讲者。在那之前,我自己在台下听了三天,有些演讲是我听过最特别、最振奋人心的演说。

每听完一场演讲,我在台下的身子又缩得更低了。我发现,如果我的演讲要有效果,就不能模仿别人,我必须和观众产生共鸣。我急切地想找一场演讲当成模仿的样版,但是和我最有共鸣的演讲都没有特定的模式,他们就只是真情流露而已。这表示我必须展现真实的自我,必须展现脆弱,敞开心胸。我需要脱稿演出,正眼看着观众,和大家裸裎相见。喔,天啊……我讨厌那种一丝不挂的感觉。我常做一丝不挂的恶梦。

最后轮到我上场时,我走上台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和观众席里的几个人目光交流。我请舞台总监把观众席的灯光打亮一点,让我可以看到观众,我需要感受到共鸣。把现场观众当成个人看待,而不是「观众」,那提醒我一点:令我害怕的挑战(那种一丝不挂的感觉),其实其他人也一样害怕。我想,那也是为什幺同理心的传达无须言语——你只需要直视对方的双眼,看到他们眼中反射出自己全力以赴的样子就够了。

我演讲时,问观众两个问题,那两个问题正好突显出脆弱的定义有许多矛盾。首先我问:「你们之中有多少人觉得脆弱就是软弱,所以难以接受脆弱?」现场很多人举手。接着我问:「当你看到台上的人展现脆弱时,你们有多少人觉得那很勇敢?」现场还是有很多举手。

我们喜欢看到别人展现真实和坦然,但我们却害怕别人看到我们的真实与坦然。我们担心真实的自己不够好,担心我们展现出的自己太阳春、太粗略,无法令人印象深刻。我害怕走上那座舞台,让观众看到我在家里真实的样子,因为现场观众都是太重要、太成功的知名人士,而真实的我则太混乱、太不完美、太不按牌理出牌了。

我们喜欢看别人展现真实,但我们却害怕别人看到真实的自己

那种内心挣扎的根本核心是:

我想体会对方的脆弱,但我自己不想展现脆弱。

脆弱是感觉到对方的强势,而自己却是弱势的一方。

对方的脆弱吸引我,但自身的脆弱则令自己反感。

我走上台时,把思绪集中在我先生史蒂夫(在观众席里)、德州家乡的姊妹、以及从 TEDActive 看现场直播的一些朋友上。我也从 TED 意外学到的经验中汲取勇气——一个有关失败的启示。那三天我和史蒂夫在会场上遇到很多人,他们大多很开诚布公地谈论失败,每次有人谈到他们的工作或热情时,不免都会提到两三次失败的创业或发明经验。我听了他们的分享,深受感动与启发。

我在舞台边等候上场时,深呼吸,背诵我的脆弱祈祷

坦白讲,我真的不太记得那天我说了什幺,但是我讲完时,严重的脆弱感又再次浮现了。冒那种险值得吗?当然值得。我对我的研究充满热情,深信我从研究参与者身上学到的东西。我相信诚实地讨论脆弱和自卑可以改变世界。我在 TED 的两次演讲都有缺点,都不完美,但我依旧站上竞技场,全力以赴。「站出去」的意愿改变了我们,让我们每次都变得更勇敢一些。我也不确定大家是如何衡量演讲的成败,但我讲完时,知道即使我搞砸了或受到批评,那样做都是值得的。

李欧纳.科恩(Leonard Cohen)在〈哈利路亚〉(Hallelujah)一曲中写道:「爱,不是一场胜利的游行,爱是冷酷的,是破碎的哈利路亚。」爱,是一种脆弱的形式,如果你把那句歌词里的爱替换成脆弱,歌词也一样真切。从鼓起勇气关心遭逢剧变的朋友,到自己创业;从感到害怕,到体验解放,脆弱都是一种对生命的放胆挑战。那就像是生命在问你:「你要全梭了吗?你能够把自己的脆弱看得跟别人的脆弱一样重要吗?」回答「是」,并不是软弱,而是莫大的勇气,是放胆展现脆弱的力量。放胆的结果往往不是胜利的游行,而是静谧的自由,还夹杂着一点奋斗的疲惫。

注释
注8:Aiken, L., Gerend, M., and Jackson, K. (2001). Subjective risk and health protective behavior: Cancer screening and cancer prevention. In A. Baum, T. Revenson and J. Singer (Eds.), Handbook of health psychology, pp. 727–746. Mahwah, NJ: Erlbaum.
Apanovitch, A., Salovey, P., and Merson, M. (1998). The Yale-MTV study of attitudes of American youth. Manuscript in preparation.
注9:Sagarin, B., Cialdini, R., Rice, W., and Serna, S. (2002). Dispelling the illusion of invulnerability: The motivations and mechanisms of resistance to persuasion.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, 83, 3: 536–541.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推荐
人类当前科技|创意改变|荟萃互联|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·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